十一月了, 走左潮流尖端的我總要比人先走一步回顧今年的自己(很老土, 不過來到這個年紀是需要的), 我痛恨自己下的承諾未能兌現, 沒關係, 反正大人的世界總愛開空頭支票, 我恨我未能完成自己的相冊, 根本毫無頭緒, 膠捲也買下, 偏偏沒有行動的力量......但我相信上天總會無聲無色為你關下門而又靜悄悄為你開啟另一扇門。

於是我接觸到皮革製作, 我討厭那種裝藝術家, 每天清醒時間少於十六小時的人(剩下那清醒的時間偏去了睡覺。)也討厭那些每天擁抱著虛無飄渺的觀念, 跟現實越走越遠的人, 奈何你總不能不與他們溝通但他們卻彷彿魂不附體額上刻著「有事外出」四個大字。 

我 喜歡皮革製作那種踏實, 多勞多得, 只要肯花時間, 出來的結果總不會太差。一年前我的確想過自己完美的喪禮, 我想過靈堂應播放什麼音樂, 破地獄可免了, 西式適合我多點, 同時我希望做到我離去那刻剛好不留世界留下一點東西, 當為了避免認識我的人會觸景傷情(現在我認為物件留下多寡對他們觸景傷情與否根本沒有什麼關係), 也當是把我這個人忠實的「還原」。 

我 遺憾我未能為自己寫本遺書, 但寫了第一頁已經寫不下去, 我想是我悲天憫人不想認識我的人像查字典般看看我有沒有說他們壞話? 於是我乾脆不寫, 我要你們永遠不知道我的心意。現在我自私點, 想為世界留點東西, 縱使我不相信觸景傷情, 但我相信記憶不是相片, 是可變的, 久而久之人們會為那些記不起的情節錦上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