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事情都是混沌的以平行線運行, 當有人願意突兀的刻意多走一步, 令角度靠向或遠離該事物, 假以時日, 該事物便會與你相交或更遠離。 

這是我現在對世界粗淺的理解, 可能是有點悶但沒辦法, 我選擇刻意遠離世界, 因為我實在沒太多能量去應付, 也許只是我過份自大, 其實我根本是不值一提。 

我時刻記著楊修之死的教訓, 什麼應做什麼會令自己身首異處。 

上年我說過自己是nobody, 今時今日我依然覺得是, 朋友說縱使我覺得自己是, 但或許我是某君的somebody, 挺有詩意?

可惜我知道這都是虛銜, 不真實的願景, 的確我心臟不夠強壯, 思想不夠細密, 沒太多心思去猜想別人對我的看法。 

這一切都太混亂了, 想有一天只做一件事都變得很奢侈, 與其抓著許多不如放棄更多。這一陣子不停在問自己, 如果醒來什麼都沒有我會怎樣? 

再問自己, 若放棄以上所有會怎樣? 我會死嗎? 有人因我而死嗎? 世界會毀滅嗎? 若以上三都是「否」的情況下, 那其實根本不太重要, let it go. 

許 多人發夢都想置業, 窮一生的青春儲首期, 供樓, 廿年黃金青春過去了, 房子供完了還要儲蓄養老, 就在那一天,滿心歡喜的你在退休前一天被那內地醉駕司機輾斃, 請問閣下你那一生真的活過嗎? 上輩子的人教悔養兒防老, 買樓求安穩, 我想第一個說這句話的一定是地產商, 老爸歸天了, 那條屁股賬當然是父債子還。 要知道人出生的第一天就是跟風險博鬥, 求安穩只是廢話! 再者, 這是絕妙的人口更替, 為社會供應年青的勞動力。 然而, 花一個大得自己也不敢想像的數字換一個窗台比床子大的斗室, 一個水泥造的盒子(有時天花還會滲水), 值得嗎? 我不是叫人拿幾塊木頭跑上山建屋當土皇帝, 而是錢應該是用得其所, 把錢用於三十年後還能跟朋友說那件引以為傲的事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