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跟前度進膳, 本應如上圖把她打個稀巴爛, 但什麼都沒發生, 吃飯連同聊天的時間, 我們相處了六小時,

聊得我的嗓子也壞了, 知道她現在跟男友很甜蜜, 雖然男友遠在加拿大, 但她卻會辭職去找他, 我開心,

當然開心, 因為看到她終於收成正果, 苦盡甘來了, 以前跟她一起我實在苦不堪言,

現在別人頭也不回便奪走你辛苦經營的成果......不過現在看見她有點像以前的自己, 原來許多都東西都是循環,

她問我會否結婚, 我真的不知道, 她努力為我拆解結婚只需簽紙作實不用擺酒, 我認同,

但我不認同也不能確定眼前那位會否是我最後一位, 我不是花心, 兒時我覺得薯條是我的所有, 但現在呢?

最個階段都有自己想追求的東西, 為什麼現在的你能為未來的自己去作一些那麼大危險性的決定?

我不明白......我努力在書海裡找答案, 於是昨天我請了一天假跑去圖書館,

找我認為會有答案的書都找下架來看......我看了大大話話三四十本哲學書......

答案都...........頗無凌兩可...........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