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行程都在風雨中渡過,跟女友購物,看流浪貓,美術館,逛夜市。旅行回來覺得很不慣,台灣人不會於捷運站爭先恐後,有條不絮的進入車廂,也不會在車廂內大呼小叫,更不會貿然坐下“博愛座”。出站後於扶手電梯會自動執行左行右企的規矩。

 

這種強烈的落差要由昨晚那程機場巴士說起,乘客們都推著滿滿的行李等巴士,登上巴士後乘客們把行李放在行李區然後乖乖就座,行李區不消一刻已被前面那十多位乘客填個滿滿,剩不最高那一格前面,但在我前面那位自私的乘客還行李平放令我苦無空間放好行李。

 

坐下後,後方有一家人不停高談闊論,時而跟前座的家人傾是非,是而於電話跟友人放聲報平安。鄰座那堆強國女生們一坐下便除下鞋子盤膝而座,放聲跟車頭那班親戚聊天……

 

今天有事要由尖沙嘴趕去黃埔,行到都會廣場通往時新那條天橋,因天雨的關係只能急步行走,途中有一中年男子數次刻意超前我然後減速,終於我忍不住向他大喝一聲:“! ”。然後他便說出一堆歪理……但我實在沒時間跟他糾纏需要繼續趕路。

 

無聊動物( 用先生這字似乎太抬舉你) ,若有幸你看懂這段文字,希望你會做位表裡如一的人,若你真的是趕時間,需要這樣做嗎? 有時候,有心還是無意,不需很高的年齡和學歷也能感受到的。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八個字幾道理有多少人做到?我只是離港數天,到底香港發生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