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命運的作弄, 這段時間在我生命裡經常都給我遇到許多自私的人, 例如: 於戲院看電影被後座一位覺得自己的腿有七尺長的怪人不停有節奏地踢 椅背; 坐巴士時, 後座乘客知道我腰酸背痛了良久, 特意把腳撐在椅背把一張平平無奇的巴士座椅化身作按摩椅, 也知道我不想被「撈粗」資訊強姦, 特 意為我選取蘋果動新聞, 把聲音調到最大聲, 好讓我每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

有些人於電話對談中刻意提高升浪, 無知的我實不明所以, 以我對人類耳朵結構的認知, 令人感覺舒適的音量, 大約在20 - 50分貝之間, 過了這個數目我們會覺得煩厭, 除非閣下喜歡當醜角, 否則我奉勸各位不要做「除褲放屁」的煩人, 

情況像把接收器的音量調低然後叫對方提高升浪一般, 我想說, 聲浪的高低並不跟對話的內容質素成正比, 更不會令你成為有質素的人, 要說無聊話, 八卦事, 有什麼私密隱秘的內容, 請不要在公眾地方放聲宣告, 為何有溫文以雅的人不當, 要去當一個人見人憎的人? 

有人會駁斥: 「難道連聊天也要音量管制!」我只可以說你是一個可憐的奴隸, 什麼都要立法, 跟那些吃飽飯沒事做的官員有什麼分別? 沒法律的時候像快活不下去, 其實在你世界以外有兩種十分寶貴的東西, 一種叫自律, 一種叫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要 找一個寧靜的地方越來越困難, 情況像北極那麼糟, 走在街上不停被那麼煩厭的聲音包圍著, 誰和誰的是非過失, 吵架, 漫罵和一些不應在公眾場合聽到 的內容等等。讀書時在講師講過有些精神病人會把自己的耳剌聾, 精神科醫生深入了解其自殘的原因, 病人只輕描淡寫放下一句: 「因為很吵。」

直截了當。

最 後想說, 其實我們不用像DJ那麼用說話把所有air time填滿, 說話要有質素, 因為警務處長教懂我們話說出去是收不回, 若沒話想說便乾脆收口, 沈默也是一種藝術, 沈默可以把對方的話好好整理, 再應對, 沈默可以給予別人覺得你是正在耹聽對方, 沈默比機關槍般疲勞轟炸更好, 有時會令你得到 更多:

美國大發明家愛迪生髮明了自動發報機之後,他想賣掉這項發明以及製造技術,以便用賣掉的錢來建造一個實驗室。因為不熟悉市場行情,因為不知道這項技術能賣多少錢,愛迪生便與夫人米娜商量。米 娜也不知道這項技術究竟能值多少錢,她一咬牙,發狠心地說:“要2 萬美元吧,你想想看,一個實驗室建造下來,至少要2 萬美元。”愛迪生笑著說:“ 2 萬美元,太多了吧? ”米娜見愛迪生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說:“我看能行,要不然,你賣時先套套商人的口氣,讓他先開價,然後你再說價。”

當時,愛迪生已經是一位小有名氣的發明家了,紐約的一位商人,聽說這件事情后願意買愛迪生的自動發報機發明製造技術。在商談時,這位商人問到價錢。因為愛迪生一直認為要2 萬美元太高了,不好意思開口,於是只好沉默不語。

這位商人幾次追問,愛迪生始終不好意思說出口,正好他的愛人米娜上班沒有回來,愛迪生甚至想等到米娜回來以後再說價錢吧。

最後商人終於耐不住了,說:“那我先開個價吧, 10 萬美元,怎麼樣? ”

這個價格非常出乎愛迪生的意料,愛迪生大喜過望,不假思索地當場就和商人拍板成交。後來,愛迪生對她妻子米娜開玩笑說,沒想到晚說了一會兒就賺了8萬美元 (讀者文摘)

我們一起創造一個寧靜點的環境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