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強對於昨日發生的事十分感慨,他非要寫下來不可。

 

我一覺醒來,發現被子裡面不是綿花或應該出現在被子裡的東西,而是一些碎報紙......還未回魂的我對自己說:「差一點而已,反正被子還是被子,內涵不重要......」於是我睡眼星忪在床尾的架子上拿眼鏡,發現戴起眼鏡後看見的東西比沒戴時還矇矓,我又對自己說:「差一點而已,鏡片還是透明,看得到便好了。」

 

之後我比正常慢的步伐走進洗手間刷牙,把漱口杯放到水龍頭下面把水儲到一定程度便開始刷牙。喝一口水才發現這是咸水!心想:「沒關係,咸水和淡水只是味道的分別,只要不貪心喝下去便可以了。」於是,完事後跑到廚房弄早餐,把煮食爐打火,其間聽到一些「滋滋」的聲音,才想起上週末氣體供應商的技師於離間前對我說:「煮食爐大致上沒問題,但那條煤氣膠喉有一點很小很小的烈紋,沒關係的!只是很小而已!」我認為事態嚴重,所以打消了弄早餐的念頭,待下一位家人在煮食爐打火才算。

 

於是我便乘電梯下樓,進入電梯後發現電梯不像我所認知的那麼暢順,總覺得其下降的速度時快時慢,像中年男士遇到的泌尿問題那麼擾人。未已,電梯的顯示燈說已經到了G/F,可是我發現電梯還有半米多的距離才「真正到達」G/F,幾經辛苦才從電梯裡爬出來,出來後我看見不遠處那位中年保安員漫不經心的看著金瓶梅,緩緩放下老花鏡對我說:「電梯只是差一點才到站,需要你那麼嘩眾取寵? 尼采說得對:『如果你的喊聲太響,人家反而還會質疑你是否誇大自己的痛苦。』」我沒回應他走出屋苑等待過馬路於對面的餐廳吃早餐,當行人過路燈的綠燈亮了便開步走,期間一部不知從何來的貨車以全速向我駛至,並把我撞到並飛彈於數十米外,著地後我口吐鮮血。然後我隱約聽到那叨著香煙的貨車司機把車駛至國強身前,口裡喃喃自語說著:「你真的不夠運,交通燈紅色和綠色都是差一點點而已......」

 

世界就是充滿那麼多對自己沒要求的人,所以他們也沒資格向別人要求,簡單點說,他們是「人間失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