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漰潰了......

半年多前一位要好的朋友她向我要這銀包, 當時我愛理不理回應她, 

其實暗地裡買了許多書, 製作不同的東面來練習, 甚至跑去台灣購買皮革......

現卻因一點小意外, 把一些不應出現於皮革面上的油濺了在皮面上......

實在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