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說:「如果你的喊聲太響,人家反而還會質疑你是否誇大自己的痛苦。」 


昨晚跟前女友隔著電話痛哭了, 細小到大我很遷就別人, 長大後不知自己想做什麼工作所以以逆向思維進入了一個完全陌生的行業, 

為了只是可以在心儀的女生面前可以賣弄一丁半點, 誰知她只是報讀學了一個為期兩週的短期課程, 我卻栽了下去, 

我以明之不可為而為之的態度去工作, 安慰自己能從完全不感興趣的範籌做出成績此人絕非池中物, 慢慢我開始分不出自己到底想怎樣, 以前一位好朋友對我說, 沒目標不緊要, 慢慢找便成了。

最近公司來了一位新同事, 是一位二十歲的女生, 她經常說我老, 說我年尾便廿八歲, 兩年多後便三十歲了, 

本來我以為自己可以充耳不聞, 但人性就是這樣, 謊言說夠一百次, 人心便開始動搖, 我開始回顧自己這幾年來我為了自己做過什麼? 

我想不到, 當然我要感謝她作為一個wake up call, 她挑撥, 提醒了我是時候為自己做點東西, 我開始有點活得不耐煩, 

我瘋狂到想把所有股票出售, 然後去一個很遠的地方讓我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