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分手了, 原因是什麼不重要, 是表達能力退化還是什麼原因, 無論說話還是敲鍵盤都有問題, 本來就是悲觀的人, 慢熱, 疑心重, 女友其實並沒做什麼背叛的事, 但都夠我失望和心痛......

這時候彷彿有兩個自己, 一個感受這個過程, 另一個做局外人觀察這個過程, 原來當一個人在極度失望下是會流不到淚, 連話也不想說, 呼吸比正常情況困難, 嘗試保持冷靜......

很想找一個朋友面對面訴說自己的不快或者什麼都不說痛哭一場, 同時你明白理想和現實總有落差, 所以與其與眾同苦不如獨自承受.

有時我會想死去的人是有福的, 因為他們會得到別人的寵愛, 像尋寶般努力去搜集他們的過去再跟別人分享, 這是多事但也可解作是對亡者的一種關心, 雖然是晚了點, 但廣東話不就是有一句諺語 ------「遲到(做)好過無到(做)」嗎? 

就是有這扇活門容許人們不停在「失去和珍惜」中輪迴......

有時我會想自己什麼都不是, 是卑微的, 努力討好所有人, 做別人想要的自己, 幾年過去, 慢慢真的會失去自己, 這種自我放逐一點都不好受, 真的......曾經我對「自己的死去」作一個思想實驗, 我在想如果我死了, 不知道對朋友有什麼影響, 為了令影響力減低我努力不出現在照片內, 絕少出席超過六人的聚會, 寫文章也盡量少用「我」這字, 因「我」是「無我」的......不主動表達自己, 容許自己在他們腦內留白, 留一點「延展性」, 我有努力想表達自己的時候, 但每次不是對方需要耹聽者就是對方根本沒認真聆聽你......失望後就是再不「下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