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女友和好了, 總覺得少了以前那種暢所欲言, 我記起海明威的一句話: 

"It takes two years to learn to talk and a lifetime to learn to shut up." 

對, 人其實很矛盾, 一方面很想別人對自己關心, 但另一方面又會估算對方有沒有真心去關懷自己, 

好可惜, 我真的感受不到朋友對自己的關心, 老實說, 每次出來聚會朋友都像機關槍向別人掃射, 這一刻我覺得自己應保持沈默, 

因別人比我更需要一對會耹聽的耳朵, 而由慢慢我有話想說, 到最後我什麼都不說, 

真的! 我發明了一個系統如何判斷對方有沒有真心耹聽自己, 你可以向對方發球, 若對方對你的話題有跟進問題, 一兩條也好, 

即代表對方有心聆聽自己, 若對方沒有反而搶著說自己的話題, 則可以把自己的盡速完結, 因「話不投機半句多」!

這段時間我想很多無聊事, 我覺得上帝是一個孩子, 人們都困在祂創造的水晶球裡, 祂就在外面坐山觀虎鬥, 

有一句諺語: 「上帝會關這扇門, 但同時會為你開一扇窗。」表面的解法是天無絕人之路, 但我理解為若真的解決不到自我解決罷......

情況是皇帝向你offer set A 毒酒, set B 白綾, 任選其一。

當然我沒有做傻事, 因我還有許多事情未完成, 所以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