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睡眼惺忪收到叔叔的電話說外婆中風於急症室留醫......

十一點多去到病房, 護士告訴外婆中風的地方影響了語言功能 (應該是左前額葉因叔叔說她右邊身體當時相當乏力......), 

我看見她不停想爭脫穿在身上的束縛衣, 嘴裡說著沒人明白的語言, 只覺得很無助......

我想她自己也沒想到自己去到這個年紀會發生這樣的事......也許她的靈魂是健壯的, 但卻牢牢的囚禁在這個笨重的身體......

我想起電影<潛水鐘與蝴蝶>, 那位事業如日中天的時裝雜誌總編突然中風, 全身癱瘓, 不能說話, 只剩下左眼還有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