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完成了一個短夾, 

我記得黃子華說過, 做一個藝人最慘是沒人找你, 沒人告訴你做得怎樣, 

沒人批評你稱讚你, 你仿佛就是不存在或者只像透明人般

其實我也覺得自己這種人, 我知道自己想法有點悲觀, 

我覺得自己永遠都有進步空間, 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多久, 亦不知自己可以去那裡, 

只覺得所謂的大師跟絕招一樣就是把簡單的事做到極致, 

這個世界很奇妙, 大人每每都想自己子女成為這個師那個師, 

但試問當整個社會的人做到大人所想那種這個師那個師後, 那誰賣三文治給我們?

做一個皮革工匠發達的機會有限, 根據猶太經典<塔木德>說, 

有些職業因本身所限如補鞋匠很難成為富人, 但他們敬業樂業的心應該得到別人尊重, 

只可惜這種會尊重的人太少......少得可憐......

這幾天我在思考一個問題: 

「如果你太累, 及時地道別是否真的沒罪?」

我真的有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