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發生的事太多了,昨晚睡得不好,一大清早便跟母親出外辦事,但原來辦公室已搬到別處,只好趕去那裡。一件事辦完後跟母親分別,她回去看婆婆,我卻要逗留至下午三時(這刻的時間是早上十時)看大夫,然後我去了尖沙嘴看書,吃東西,嘗試把步伐放到最慢,就在乘小輪回中環的途中接連收到兩個消息......

外婆發高熱再次入院,我一位朋友出了事……

我想把時間永遠留在昨晚,睡不著也好,總之今天不要來便好了……

晚上送女友回家後,她那位篤信風水的樹木師父親終於知道我要去澳洲,從他臉上我看到茫然為何我要掉下香港的一切獨個兒跑到別國,hidden meaning是他認為我時間有限應伸出賺錢的觸角去賺最多的錢。

說真的,我對秋天沒什麼好感,因秋天從來都不會帶給我甚麼好事,現在我明白甚麼是「多事之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