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澳洲快兩個月了,意大利朋友們開始疏遠,我也不想,因為大家都要工作,想約吃晚飯也約不到,

現在主要跟一位香港和台灣女生做朋友,她們經常跟我傾心事,其中香港女生會跟我傾多點,

我是個悲觀無我的人,不愛跟別人衝突,無感情,不愛表露自己,不愛出席六人以上的場合,

若該場合是單數,我自然很識趣主動把步伐放慢溜後或隱藏自己來成人之美,

香港女生聽起來覺得很怪,為甚麼我這樣都有女朋友,而我和女朋友的相處方式也令她摸不著頭腦,

因我絕少把心事跟女朋友和朋友分享,因我已聽厭那些罐頭般的安慰說話:「唔好唔開心啦」「訓下啦,聽日會好d架啦」

而為何我不跟朋友相告,因為我觀察所得大部分人都不會真心聽你說話,所以不如算罷,

若朋友著緊你,你自然不捨得對方因你的事情難過,我回想起其實由中學時期開始我就是這樣,

今晚這程公車我跟朋友說,其實我好像有點問題,我覺得自我形象低落,沒信心,好像跟世界很抽離,沒感情這樣

她奇怪為何我老是要做一點事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也建言或許是我把面具戴了太久,不擅表達自己,

有時我想到底這是否自己的感覺或是遷就別人的結果?

我想不到......我已切頭切尾成為一個無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