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路上看完「有一種友情,叫趙薇黃曉明。」心情有點複雜。

我覺得她是我的知己,但我不知對方會否這樣想。

她是一個很樂觀的女生,我是一個很悲觀的男生。

她經常覺得很滿足,我卻覺得老是缺了點東西,我自省過,我是一個不會肯定自己的人,

無論別人怎樣讚美,我總覺得還有東西可以改進,這種追趕的心態令我很累......

讀書時我經常會幫她按摩,我記得她的肩膊總是軟軟的;而我,好像每天都天硬硬的。

她在我眼中十分循規道矩,我在她的眼中很離經叛道。

她畢業後攻讀碩士,現在還唸博士。我在畢業後不知自己想做甚麼,成績沒她那麼好不能讀碩士,恰巧知道她對葡萄酒有興趣於是向全港的葡萄酒公司自薦,結果一做就做了三年,後來得知原來她只是報讀了一個為期兩星期的葡萄酒課程......

我認為讀那個學科,做相應的職業,成功似乎比讀那個學科,做不相關的職業來得容易

事實上,要每天對你不甚興趣的東西裝熱情,真的很累,慢慢發覺,有時分不到那個才是自己,也分不出到底那一種才是自己真實的情感,但慶幸原來我頗有演戲的潛質。

她在我眼中是個很挑的女生,選男友就是要跟對方結婚,一生一世。

我在她的眼中就是一個「浪漫」,喜歡把妹的男生。

她忘記我的生日我的心情便像世界末日,可以的話我想把今年生日取消。

她的生日我總會有早沒遲送上祝福。

那年她向我要一個長夾,我立刻去看書,看資料,花了半年時間去練習,不經意在其他產品中刻意放入該長夾的設計作練習,為了買好材料,甚至跑了去台灣買最好的皮革,禮物送了,換來對方一句:「那個錢包需要兩百塊嗎?」

不知何時開始我可以背出她的地址,因為我總是喜歡寄些小禮物給她。

而我的地址,她到現在還搞不通。

她有事我會立刻出現,我有事她三天後才會出現。

但那天我跟她吃離港前最後一頓飯,飯後的散步,離別的那個擁抱......我還記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