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一次的「姨丈到」真的很難熬......

我已經不開心了幾天,今日做甚麼事都提不起勁,

信心崩潰,工作時做甚麼都錯,老闆的樣子今天特別兇,

像想吃掉我之餘順手把刀向我身上刺數下洩憤那樣,

然而自己也想了結自己,我的存在好像多餘......

心裡想著那個朋友......

「妳向我要地址,我給了你,為何到目前為止甚麼都收不到之餘妳還是毫無陰訊?」

我不開心......我真的很不開心......

另一面的自己覺得負面那個自己很恐怖,整個人都被黑色掩蓋,

我不想面對人......